主页 > G诗生活 >《西部世界》的启示:当机器人有了自我意识,能不能平等享有人类

《西部世界》的启示:当机器人有了自我意识,能不能平等享有人类

2020年06月11日 点赞:130 作者: 来源:G诗生活

《西部世界》的启示:当机器人有了自我意识,能不能平等享有人类

1973 年,Michael Crichton 执导的 《西方极乐园》 一炮走红,着名的光头影帝 Yul Brynner 扮演的 机器人杀手是许多 80 后的童年阴影。

2016 年,同名 HBO 科幻新剧《西方极乐园》于近日播出,故事发生在一个名为「西部世界」的机器人游乐园。

第一集刚开始十分钟,就上演了一场冲突激烈的性侵戏码——Ed Harris 扮演的黑人把 Evan Rachel Wood 扮演的 Dolores 强行拽进了一间空屋子。如上图所示,穿着端庄蓝色长裙的 Dolores 哭得花容失色。

「无所谓啊,她只是一个机器人。」 有的观众一定会默默地这幺想,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要知道,《西方极乐园》中的任何一个角色都没有义务去遵守某种道德準则,而剧中公园的最大卖点就是, 恢复最原始的冲动 。

Crichton 的想法非常悲观,社会的分崩离析会带来各种形式的犯罪,当然也包括性犯罪。《西方极乐园》中的主人公——机器人确确实实是被性侵了。从表面上看,机器人似乎是受伤最深的那个,然而有研究显示,被《西方极乐园》中野蛮的性别文化坑的可能是人类自己。

MIT Media Lab 的人机交互专家 Kate Darling 说道。她认为,剧中毫无限制的性侵如果融入到实验中会非常有趣。但这并不能解释游客在离开公园后发生的一切。

Kate 推测剧情可能有两个走向:要不就是性爱机器人会继续作为人们冲动的发洩物,要不就是机器人与人类之间的关係会发展得类似嫖客和妓女。两个结果都令人烦恼,但第二个似乎更让人无措。

加州理工大学道德和新兴科学小组的 Patrick Lin 博士表示,他害怕性爱机器人会让我们变得更不像人。

《西方极乐园》中出现的场景绝对是灾难性的毁灭——就像我们在各种灾难片和电玩中看到的那样,而性爱机器人的逼真和对人类内心产生的强烈作用或许会让虚拟和现实世界的界限变得更加模糊。

《西部世界》的启示:当机器人有了自我意识,能不能平等享有人类

性爱机器人(这里说的是那些足够成熟、足够类人的那些)早就有了,时间长到让我们可以分辨它们是否会对我们的性体验造成影响。而在 Darling 的研究中,她想看看人类对机器人施加的暴力是否会影响机器人。

2014 年,Darling 在一项实验中,指导参与者和一组体型只有猫咪那幺大的恐龙机器人 Pleos 玩耍,这些机器人非常可爱,水灵灵的眼睛惹人怜惜。玩了一阵子后,研究人员就把这些机器人捆起来,暴打一顿,然后杀了它们。

这些实验参与者们(尤其是道德意识非常强的那一波),都反馈说这个实验过程令人不安。Darling 认为人类确实会被仿生机器人迷惑,误以为它们其实是生命个体。在接下来的实验中,恐龙机器人被换成了类人的社交机器人 Hexbug Nanos。类似的,实验参与者们也动了恻隐之心。

但是在《西方极乐园》中,人间没真情,人间没真爱。在一场枪战中,一对情侣合伙杀了一个黑黝黝的帅气机器人,然后对着尸体拍照。对此,Crichton 认为人类简直是十恶不赦。

《西部世界》的启示:当机器人有了自我意识,能不能平等享有人类

难道我们要给机器人编程,让它可以说 No 吗?这就取决于我们希望从机器人那里得到什幺了:性爱机器人是满足慾望的工具。但是,只要我们想要它们成为教育工具,它们就可以成为教育工具。

有些伦理学家认为机器人一定要能说 No:

但凡我们和《西方极乐园》中的人物有些类似的话,我们希望性爱机器人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起到一定教育作用。但是,我们并不清楚性爱机器人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加州理工大学的心理学院的博士讲师 Keith Abney 把目前的这种境况,和机器人学家 Ron Arkin 提出的「为恋童癖患者打造专门的儿童性爱机器人,这样幼童就不会受到伤害」的建议进行了对比。

最后,Darling 简单总结道:「这不是科幻电影中的问题,而是我们现在就面临的问题。」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