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K壹生活 >婚姻不如意成单亲妈妈姐妹花失依靠患肾病【筹足,停止筹款】

婚姻不如意成单亲妈妈姐妹花失依靠患肾病【筹足,停止筹款】

2020年07月02日 点赞:118 作者: 来源:K壹生活
婚姻不如意成单亲妈妈姐妹花失依靠患肾病【筹足,停止筹款】

(大山脚28日讯)苦命姐妹!来自大山脚的一对姐妹江燕蕊和江燕花,两人都遇到不如意的婚姻,成为单亲妈妈,生活失去依靠;更苦的是她们同样面对双肾萎缩,必须终身洗肾度日,生活坎坷。
“穷人悲歌唱不完”,这句话印证在江氏两姐妹身上。她们小时候,因为家境贫穷,六年级毕业后就出来帮忙父亲种菜,为了生活,有时候只是以酱油配白饭就当一餐,能省则省。
原以为苦过长大后能与心爱的人组织一个美满家庭,但却得到了不完美的婚姻结局。成为单亲妈妈后,为了生活,她们踏入社会工作,赚取微薄薪水养家。
上天像是在与她们开玩笑,两姐妹前后被医生诊断患上双肾萎缩,逃不过终生洗肾的命运。接踵而来的不幸事情,让她们度日如年。

为省钱酱油配饭吃

江氏姐妹在11、12岁时就失去母亲,她们与弟妹是由父亲一人抚养长大。由于生活艰辛,身为大姐及二姐的她们,读完六年级后就出来协助父亲打理菜园。
回忆小时候的生活情景,两姐妹摇头不堪回首。她们说,小学毕业出来后,在没得选择下,为了生活必须帮忙父亲种菜。
“生活辛苦,为了省钱,我们多数是以酱油配饭吃,没钱人家就是这样,三餐随便吃,重要能饱。”
相信是这样,造成她们姐妹的肾萎缩。医生说她们肾萎缩是因为吃太多鹹的东西。她们坦言,家族并没有肾病病例,因此她们也相信医生的说法。
江家除了燕蕊和燕花,她们还有3名弟妹,但是弟妹都有各自家庭,也对她们的遭遇爱莫能助。
她们说,为了帮补家计,乖巧的孩子也在假期出来打假期工,赚取一些生活费。
面对未来艰辛挑战,两姐妹受访时坦言已经看开。她们异口同声说,虽然生活很苦,但是已经选择看开,毕竟苦也要过日子,为何不选择开心过呢?

每月需打7补针 因没钱只打3支

目前2姐妹是在爪夷一家洗肾中心接受洗肾治疗,每月洗肾费用为2400令吉,不过她们的洗肾费用获得社险支付。
她们每週必须到洗肾中心洗肾3次,以及每月需要打7支补针,但因为没钱,她们选择只打3支,一支补针需要60令吉。

社险支付洗肾费

燕蕊至今还没获得福利援助金的协助,至于燕花则获得福利局每月发放100令吉,作为其儿子的生活补助金。
两姐妹为了方便接受洗肾治疗,目前居住在威南华都村五公司。她们希望社会人士能同情她们的遭遇,给予她们捐助生活费。
欲捐助江燕蕊及江燕花生活费的热心读者,可以把捐款交由《光明公益金》代收。

夫已离家4个多月江燕蕊独养4儿女

前路茫茫的姐姐江燕蕊(41岁),与丈夫育有4名年龄介于4岁至16岁的孩子,其丈夫不告而别多月,抛下她们母子5人。
燕蕊的4名孩子是女儿邓巧娣(16岁)、儿子康名(14岁)、女儿佳怡(8岁)及女儿佳恩(4岁)。除了小女儿,其余3名孩子是在求学中。
燕蕊是于8年前被医生发现患上肾病,当时她肚子里怀着第三女儿。
她说,当年她是因为怀孕到医院检查时,无意间被医生发现肾脏已经损坏,经过医生进一步检验,才惊觉两边肾脏已经萎缩。

怀第三胎发现肾损坏

“当年发现时,因为还可以服用药物控制病情,再加上怀孕,所以没有洗肾。一直到11个月前,医生称药物已经不能控制病情,她在没办法之下才开始接受洗肾治疗。”
她说,虽然每月2400令吉的洗肾费都是由社险支付,但是4名孩子的生活费是一笔庞大开销,她无法负担。同时,她也没获得福利局的援助。她披露,目前一家人的生活费,是靠慈善组织的协助,因此她希望社会人士给予她及孩子协助。
燕蕊的丈夫已经离家4个多月,音讯全无,在这之前,都是她一人扛起全家的生活负担,她患病前是在一间冷冻厂工作,每月入息600令吉。
目前燕蕊与孩子是居住在华都五公司百合花园组屋,该间屋子是她患病前购买的。

江燕花失工作能力 儿子求学生活陷困

 与丈夫离异的妹妹江燕花(40岁),原以为能独自把儿子抚养成人,哪知道上天与她开了玩笑,让她失去工作能力,她与还在中学求学的16岁儿子生活陷困。
燕花是在36岁那年被医生诊断患上肾病。她说,当年是在工作时发现双脚突然肿胀而去诊所检查,当时医生给她服用消肿药。
但是服药后,她的双脚还是无法消肿,因此她再去医院做检查,然而,检查报告指她两边肾脏已经萎缩,不能发挥功能,必须洗肾。

求社会人士资助

燕花2009年与丈夫离异后,就在一间家私工厂工作,每月入息540令吉,那时候她还没患病,与孩子陈凯柽的生活费不成问题。
但自从发现患肾病后,她失去了工作。虽然每月洗肾费2400令吉是由社险支付,但是她每月的屋租和生活是一个很大问题。因此,她恳求社会人士资助。
燕花目前在华都五公司租借屋子,以方便接受洗肾治疗。每月的屋租包括水电费约300令吉。

阅读延展